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产粮高峰期......
杂食生物
微博:@懒汉全席_妮妮的下睫毛辣么长

[米英] 时过境迁(重修)

重新修改一下以前写的这篇....一边重改一边尴尬  (Ex:这真的是我写的吗,,,好羞耻,,,,,,,,,,这样




*人类设定




他此时此刻正坐在前往伦敦的飞机上



距地表十五万英尺的高空,没有云,望眼可见的只有一片很难在伦敦看到的蓝天



亚瑟,此时我正在想你





下午三点,传统的英国人的下午茶时间。阿尔弗雷德停在一家卖甜点的店门口,皱着眉思索片刻,这家店里似乎有亚瑟喜欢吃的甜点?他推门进去,老店主和蔼的向他问好,给他推荐了店里的招牌甜品。空气里的茶香淡淡,像极了亚瑟身上的味道


阿尔弗雷德行李不多,他只背了一个旅行包,现在手里又多了一个装着热乎乎甜点的袋子。他想起了亚瑟这时总是泡好了茶吃着点心。有时候他也会做一些小饼干,不过总是不成功,久而久之亚瑟只从外面带甜点,不再自己尝试了



阿尔弗雷德并不着急,英国人的下午茶有两个小时,不过他得趁点心凉掉前到亚瑟那儿去


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小道像是很久没人走过了,本来被经常踩踏而弯折的杂草又立了起来。阿尔弗雷德重重地一脚踩下去,重新踩出一条道来



庭院里的玫瑰都凋谢了,只剩下扭曲可怖的茎和几篇萎靡不振的叶,上面的刺倒是精神的立着。看起来主人没有好好地去清理它们,有一些都缠绕到铁门上了


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用力推开并未上锁的大门


“哐啷”




他扶着楼梯,走过灰扑扑的地毯,脚下的木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桌上花瓶里的假花仍旧是那么娇艳,但上面的灰尘可以看出主人都没有更换过它们


慢慢来到主卧门前,门是开着的,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窗,在地板上洒下一片斑驳暗影



旁边的书架上是排列整齐的各式书籍,其中有好几本都是亚瑟的日记。他泛开来略微扫了几眼,最近的日期也都是好几年前的了


阿尔弗雷德翻出柜子里的茶具,想要用水清洗一下。拧开水龙头他才记起,这栋房子已经停水很久了

就像亚瑟


他也走了很久了



阿尔弗雷德搁下已经凉掉的甜点。他浪费了四瓶矿泉水冲洗了茶具还有烧水瓶,学着记忆里亚瑟的样子泡了壶茶。有不小心溅出的热水烫到他手上,懊恼的赶紧擦拭掉,他脑海里突然响起亚瑟说他的话


他说:“你怎么这么笨手笨脚!傻傻的什么都弄不好。”对,笨手笨脚的,我真是个傻瓜。



他还记得那天他也是一不小心碰翻了热水壶,亚瑟听到他的哭声时跑过来训斥他。


阿尔弗雷德垂下眼睛,握紧茶杯

他在此时回忆起,不再有当时委屈的心思,而是亚瑟一边嘴里在叨叨着训斥他,手里却用冷毛巾轻轻敷着他被烫的通红的手背。



如果自己当时不那么焦躁,为了证明自己成年了的实力而跟他抬杠吵架,甚至到了离家出走的地步,他们俩哪会像现在这般疏离到几乎音信全无的地步。阿尔弗雷德放下托着茶盏的手,他撑住额头


事到如今服软也没有任何意义了。看这荒废的院子,久无人居的房子,怕是当时隔了不久亚瑟就搬了出去。那件事闹得那么大,恐怕他因此也对我失望极了吧。阿尔弗雷德有点难过,他发现他并没有像自己之前想的那样,能在隔了这么多年后对关于亚瑟的事情做到波澜不惊。



阿尔弗雷德慢慢喝掉已经冷掉的茶。他收拾好茶具,把一封信压在杯盘下。这封信也许再也等不到被打开的日子,但是谁在乎呢。阿尔弗雷德再绕着屋子走了一圈,把所有的一切刻印在脑海里,这里虽然被荒废了,但终归还算是以前的家。




他拉开了大门,吐出一口浊气,像是要把前尘尽事全部统统逐出肺腑

还有一些早就该断的绮念


此刻伦敦久布阴云的天空,阳光终于从雾中洒下一缕来



Fin.


补充:


其实前面写的只是想表达阿尔一直想忽视自己已经与亚瑟决裂的事实,后面他还是直面了这个问题,也清楚地意识到他们已经回不到过去了。而且决裂的原因有一点是阿尔刚发现自己对亚瑟有那么一些不正常的喜欢(单方面),他预感这样发展下去一切都会崩溃于是他们大吵一架决裂了(大概就是这样,但因为我完全不想写大篇幅的东西所以放这儿了。从头到尾亚瑟都是毫不知情,甚至是懵逼的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懒汉全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