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产粮高峰期......
杂食生物
微博:@懒汉全席_妮妮的下睫毛辣么长

[billdip] 岁月洪流

*本来是想写成文章,但是看了下大纲不好写,于是就先把之前写的片段放上来

*设定:bill dipper兄弟;纯能量体;外形分别是‘恶魔’与‘人’

*不好吃你打我吧,反正也只是个片段

*过两天就把快写好的中短篇放上,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x


Bill将dipper推进海水里,dipper头一次没有转回身打他。

dipper看着海平面上远处的月亮,缓缓道:“大部分时候月亮的光会带给我想要杀戮的心情,但还有些时候,像这样”他伸开双臂,仰躺在海水上,闭上了眼睛。

Bill当然知道他不会被海水淹死,他坐在礁石上看着他的兄弟。


“太舒服了”dipper谓叹一声,从海水里坐起来,水的浮力使他的衣服向上飘,bill撇见了那一不小心露出来的一大块的肌肤。海水之下,模糊又隐晦,肌肤发散着柔柔的光。bill头一次感受到‘心悸’,他茫然得捂住胸口


恶魔不都是应该没有心的吗,那胸口这可怕的撞击声,是什么?bill慌忙的站起来,又一不小心跌坐下去,锋利的礁石划开一道血口。

“怎么了?”听见声响的dipper转头望过来,“没事,我想我大概最近去地狱转了一趟被熏了些浊气,头晕”bill流畅的说出他的借口,手指按在伤口复原着。

dipper看向他捂着的伤口“啊哈!纯能量体竟然受伤了?真是难得一见的场景”dipper挑眉看向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兄弟,bill只是嘟囔着“意外,意外”。

dipper游过去,抓住他的手,伸出舌头快速的舔了一下。

“...ew,你好恶心,干嘛舔我”

“你忘了我们作为‘人类’时受得伤不会很快愈合吗,我这是在帮你哎。再说了,小时候不也做过很多回了,你突然反应这么大,怎么了?”

面对dipper探究好奇的目光,他实在没办法把自己刚刚发现有了“心跳”这回事说出来,会被耻笑好久的好吗?!


“只是...去地狱的时候被一条很恶心的狗舔了一口,我到现在还对口水有心理阴影。

”Bill你这个混蛋!”

月色由蓝在悄悄变成金黄,只是谁也没发现。

————————————————————

即使这是个短小的片段,然而lo主还是需要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的拯救啊(伸手倒地x

评论 ( 14 )
热度 ( 42 )

© 懒汉全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