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产粮高峰期......
杂食生物
微博:@懒汉全席_妮妮的下睫毛辣么长

听说你还在打听我的下落

阅读文字:

作者 :  居经纬




 【文字微信:timetellyou】时光说~~


1.


你有没有听我讲过一个悲惨的故事,故事中男主角翻遍暗恋姑娘的空间相册,然后暴走十座城市,寻找姑娘拍照的所在之地搜集素材。在姑娘生日那天,他上传了一个告白视频,风靡朋友圈。


这么浪漫的故事为何说悲惨,因为姑娘一刷朋友圈,恼羞成怒,在朋友圈发了一行字:赶!紧!删!掉!离!我!远!点!


八个感叹号吓得故事男主阿菜心惊肉跳,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删了源视频后,又给姑娘拨过去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2.


哦,上次忘了告诉大家,这位姑娘的名字叫小芳?开玩笑的了,叫娜娜。


阿菜把视频删掉之后,我就一直他状态下评论:123456789@qq.com ,楼主好人。路过的朋友看到了都一哄而上,很快就盖了几十层楼。


阿菜丝毫不为所动,他索性把朋友圈删个精光光,搞得我们无处撒野、自讨没趣也就各回各家。好奇心害死猫,我给阿菜发消息,让他将视频给我看一下,不出意料,我吃了闭门羹,只恨当时没有立马欣赏,由此可见mark是多么的存在隐患性,一是考验po主无私精神的长久性,其二就是对自己mark后是否真正去看的质疑。不幸的是,我还没有机会检验第二点。


苍天有眼,这时有人给我发来几张截图,上面是阿菜在三亚娱支洲岛的沙滩上写下的一行字: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不想你太累。


我看完差点笑岔过去,哈哈哈哈,“不想你累”的意思就是“我们搭配吧”,阿菜这表白简单粗暴,吾等望尘莫及呀。


哈哈哈哈。


这事在当时传为一段佳话,可是由于当事人双方都不给予正面回应,没过几天,大家的谈论就慢慢淡去了。


只留下我一人的追问,还有截图吗,还有金句吗,还有更粗暴的表白吗?


没人理我。   


[@


3. 


这事已经过去两年多了,也没人再提及,不过一个月前发生了一件特奇怪的事,娜娜跟阿菜都不约而同地去三亚避寒去了。


 


阿菜去三亚是前几天他告诉我的,但他没有在朋友圈声张;相反,娜娜虽跟我只字未提,但是朋友圈被她刷爆了屏,满屏幕都是蓝天白云椰子沙滩,还有各种白花花的馍儿。


难道,他们在一起了?还隐瞒着大家。这下被我发现猫腻了吧。我心中暗自窃喜。


就当我准备在要在群里爆料的时候,阿菜回来了。我接到电话,他让我去机场接他。


我问他,“要不要为你们夫妻俩接风洗尘?”


“什么?”


“难道你还想隐瞒军情?”


“你到底在说什么?”


“难道机场就你一人?”


“就我一个呀,要么还有谁?”


“娜娜呢?”


“她在三亚呀。”


“到底什么情况?”


“当面再说。”


我为了我一发不可收拾的好奇心踩足了油门,与三个红灯擦肩而过,创造了我拿到驾照以来最佳成绩。没等他意识到我出现,我劈头问他,你去三亚干嘛了?


阿菜这回没跟我兜圈子,直接告诉了我答案,一路尾随。


“你怎么知道她要去三亚的?”


“朋友圈呀,你又不是不知道。”


很显然我已经晕头转向了,连这种弱智的问题都提了出来,然而我并没有要罢休的意思,我继续问他,“你怎么在她前面回来了呀。”


“被她发现了,她问我为什么在这儿,我装作很惊讶的神情说,好巧,你也在。不过我明天就回去了。她半信半疑,然后告诉我她还要过几天才回来。”


“所以你就这么回来了,你应该继续跟踪呀,或者你应该在那强取豪夺呀。”


“强扭的瓜不甜。”


 


4.


这句话怎么这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应该是在高三的时候。


我记得那时候阿菜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们,毕业之前,一定要将娜娜追到手。


那时候不知是谁插了一句,你可以直接死缠烂打,软磨硬泡,必要时再加上先斩后奏、先入为主。


阿菜一本正经地回答,强扭的瓜不甜。


可是到毕业前百日誓师那天,阿菜还是没能将娜娜追到手。我们都唏嘘,“看来毕业之前追到手无望喽。”


阿菜目光紧锁,“实在不行,就大学毕业,我发誓的时候可没有强调是在高中毕业前呀,哈哈。”


耍得一手好赖。


不过他高中毕业前也没有安分,那时候班主任三天两头就找一批同学谈话,说是了解一下学习情况,其实就是思想教育,用管理学的话来说,就是前馈控制。什么再苦再累还有100天,千万不要心生邪念,大学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后来事实证明最会骗人的就是高中老师,大学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美好。


轮到阿菜的时候,老师只叫了他一个人。我们不禁为他捏了一把冷汗。难道他追娜娜的事“东窗事发”了。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们才知道虚惊一场,而且他因祸得福,位置调到了娜娜的后面。


班主任在班上宣布这个消息时,我们大吃一惊,按理说战势一触即发时元帅不会调兵遣将,而且这想必是一出毛遂自荐,意图明显。娜娜起来反对。


班主任说,阿菜同学跟我提出来要将班级某些恶势力分化从而更好地复习迎考,他本人自告奋勇搬离肆无忌惮区,接受更严峻的考验。这一点,我很欣赏,希望大家互相监督,共同为之努力。


娜娜反对无效。


全班哄堂大笑,我们后排的兄弟纷纷向阿菜竖中指。


这个重色轻友,卖友求荣的家伙!


 


5.


阿菜如愿以偿搬到了娜娜后面,似乎预示着近水楼台的戏码就要上演了。隔三差五他就会向我们炫耀他的天时地利,但是娜娜不作美,偏不配合“人和”。


阿菜有题目向娜娜请教(不知是真是假),娜娜总是以不会回绝,他只好跑到后面来问我们,前提是被我们戏谑一番;阿菜还时不时要帮娜娜在食堂打晚饭,可娜娜晚自习前只吃每天自带的饼干。偶有脸皮更厚时,阿菜会在娜娜校服后面贴小纸条,上面写着:我男朋友坐在我后面。


不用怀疑,换来了一礼拜的不理不睬。


没有比这个还严重的惩罚,在那个年纪,你可以打我骂我,还可以将我的课本扔到垃圾桶,或是给我一巴掌,我都会沾沾自喜,但是你不跟我说话,这就等于要了我的命。


这是男生间心照不宣的小心思,阿菜自然不例外。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阿菜学会了写诗。


他写的诗经常被广为传诵,至今我都记着这么一首。


 


 


《名字》 
  
  我好害怕有人   
念你的名字   
 因为   
那感觉就像课堂上   
老师突然点了我的名字 
  


这诗发布那天,娜娜被莫名其妙地叫了一整天,后来她知道了来龙去脉,立马跑到阿菜那大发雷霆。


阿菜装出一脸无辜的样子,说,不是我叫你名字呀,而且我写诗又没指名道姓,你过来发火,是不是希望我写的是你?而且,娜娜,你生气起来也挺可爱的。


我们在一旁看戏,差点被呕心到。娜娜气得说不出话来,正要转身离去,阿菜冒出一句,我再写首,你会笑的。


娜娜没理他,倒是我们在一旁憋不住了,那你七步成诗呀,证明你才貌双全的时候到了。


阿菜说,不行,这首诗我只写给娜娜一个人看。


我们败兴而归,安安稳稳回到后排等待前方探子的消息。


 


6.


阿菜不知道写了什么诗给娜娜,我们好像隐约听见娜娜的噗嗤一笑,但时间很短暂,后来,我们趁阿菜上厕所的间隙去搜他的课桌,以求发现草稿之类的蛛丝马迹,但无功而返。前方的探子也没有打听到任何消息。一来二去,我们没了挖掘真相的热情和耐心,这件事也就成为了我们高三的谜,当然阿菜和娜娜除外。


 


7.


那个夏天,是末日结束的狂欢,也是末日前奏的放纵。在毕业聚餐上,阿菜当着所有师生的面,对着酒杯说哭了一大片女生:


总有一些人,美好到只能用来错过和怀念。请相信我,亦如你一般,常念及过往,期许你更好的未来。回忆没有褶皱,我们却用离开烫下句点。谢谢大家!


全场突然不说话,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看着娜娜。这时语文老师好像明白了里面的玄机,站起来打破了僵局,阿菜同学说得这么好,大家怎么能不掌声鼓励一下呢?


哈哈,掌声毕,大家一饮而尽。


在所有的故事中,我们都自以为是地认为结局总是伴随着欢笑和泪水,却从来不会注意那些默默不出声的人。


那天晚上,从头到尾,娜娜都没说半句话。


要走的时候,娜娜对阿菜说,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但是你并不是很懂我,以后就不要打听我的下落了。


阿菜一时没忍住,痛哭,我就想问你一句,你能不能当我女朋友?


对不起。我不想谈恋爱。


那我等你。


你能等几年,三年五载,最后还不是要分开。对自己好点。我走了,再见。


 


8.


即便这样,阿菜还是厚脸皮地打听到娜娜要去上海,然后毫不犹豫在第一志愿上勾了上海交大。


勇气可嘉,可是高考勇气不加分,阿菜最后不情愿地跟我来了北京。


北京距上海的那1000多公里,就是娜娜口中的安全距离,阿菜再也不能立马知晓娜娜的行踪,对于一个尚未初出茅庐的牛犊来说,纵使他的初恋会翻山越岭,也终有一天会下落不明。


眼见情形不对,大一下半年,阿菜就实施了伟大的告白计划——暴走十城。


失败告终。




9.   


如果恋爱也有奥斯卡奖的话,我想“最佳陪跑奖”肯定非阿菜莫属。


从高中到大学,前期后后五年时间,娜娜一有风吹草动,他就坐立不安。有时候我们在一起也会讨论他们俩,大家七嘴八舌:你说阿菜是不是一根筋,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你说娜娜是不是百合,都这么长时间了都不为阿菜所动,而且又不找男朋友;你说高中那次阿菜给娜娜写的是什么诗,我明明听到娜娜笑了一声……


我对阿菜说,既然三亚之旅也毫无进展,应该是时候放下了吧,前途一片光明。


阿菜说,没有她,再光明也是须臾;有了她,再黑暗也会重生。


为情所困,向来无药可治,我也束手无策。看着一旁翻看娜娜朋友圈的阿菜,我猛然想到一件事问他,你能不能告诉我你高中给她写了什么诗,就那次你死活不告诉我们的那首。


阿菜说是《告白》,还当场给我深情朗诵了一遍。


 


我对你说 


我喜欢你 


你回了我一句 


走开 


如果你对我说 


我喜欢你 


我一定也还你两个字 


好巧


 


我在那笑得人仰马翻,仿佛又隐约听见了“噗嗤”一声。


阿菜对我说,你知道娜娜之前有过男朋友吗?


什么时候?我明显大吃一惊。


就是高一的时候。不过后来她前男友把她甩了。


千真万确?


我也是听别人告诉我的。


原来如此。


什么意思?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走吧,我们去喝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自欺欺人。


醉一次咱就忘掉个干干净净,卷土重来。


 


10.


阿菜喝得不省人事,我开车把他送回家,他死活不肯下车,说什么要找娜娜问个清楚,是不是这辈子不婚不嫁。我害怕他会把我车当洗手间吐个臭气熏天,赶忙死拉硬拽将他背到楼上。


我去洗手间洗手的功夫,他居然不知道给谁打了电话,只听了他说了句“好巧”就挂了。


我恨铁不成钢,破口大骂,你给谁打电话,是不是给娜娜,你能不能有点骨气,又被拒绝了吧。


他眯着眼睛不说话。


你倒是说话呀,这回怂干什么。不是能说会道,才貌双全吗?


他竟然在沙发上打起了呼噜。


我怕他半夜醒来想不开,自己也喝了不少,为了安全起见,索性就占据了他家主卧,心想着明天醒来该忘记的忘记,该放下的放下,该吃吃还是要吃的,总归如此,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11.


我一觉醒来,已是中午12点多,心想着估计阿菜还没醒吧。


我伸了个懒腰,走出卧室,看见沙发上没有人。卫生间也没有,客房也没有。我又跑回主卧,看见书桌上留了一张纸条。


 


昨晚,我给她打电话,电话接通了。


我说,娜娜,我只想最后一遍跟你说……


她打断我的话,问我,你是不是还在打听我的下落。


我说,嗯。


她跟我说,我喜欢你。


我说,好巧。


 


我去三亚找她了,谢谢你,但愿你也能找到真爱。


 


我大骂,这个重色亲友的家伙,写个留言条还写这多行,搞得跟写诗似的,。走之前都不知道帮我买点吃的,我都饿死了。我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他,心想着先骂他个狗血淋头,再祝他们天长地久,最后让他捎点好玩的好吃的带回来。




真恨我自己,先刷了朋友圈,又被娜娜刷了屏,看到阿菜跟她在沙滩上的合照,沙滩上写着一副对联:


男女搭配


干活不累


 


横批:单身狗走开。




“我去你大爷的,你俩不在一起,就会祸害人间。”我截了个图发了个朋友圈。



评论
热度 ( 520 )
  1. TENYEARS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2. 子非鱼阅读文字 转载了此文字

© 懒汉全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