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产粮高峰期......
杂食生物
微博:@懒汉全席_妮妮的下睫毛辣么长

【原创】BACK[恶魔米英]

太棒惹!

弗逼_:

♪ 这就是考前终章啦!脑洞来自周存《人偶师·完美之作》


♪ 羞羞的有,流血表现有,黑化有,请注意空格不一以及人称代词变化。


♪ 我不说结局,告诉你ooc,ooc,ooc。


♪ 恶魔米英大法好好好!!


最后,最近身体抱恙,被查出有焦虑引起的轻微躁狂症,所以写这文的时候……脑子也有点乱七八糟,文有点混乱不对焦请多多包涵,本质上没什么大碍,大家还可以找我玩耍!(双手合十


如能接受——


————————


文/弗逼


绘/呗呗子




BACK




00.


      Alfred有一个深爱着的魔。


      深爱。


      深爱。


      深爱。




       他自知已经摆脱不掉这个梦魇般的咒语,便任其在胸膛中生根发芽变成不可撼动的参天大树。




01.


      红发的家伙是特别的,无可替代的。


     他近乎完美。晨曦的微光是血红色的,一蹦二跳窜上了那丛火红的短发,才得以在那之上妖曱娆地燃烧。利落发梢还泛着丝丝金光,烧灼出近乎滴出心脏的液体的颜色。更要命的是那无暇的脸庞,如同新生幼儿那般露出纯粹无辜的乖巧睡颜,会在不知不觉中激起魔想要狠狠摧毁他的施虐欲,同时还有黑暗中生物对虚伪的光明没有来由的憧憬与向往,仿佛那蜷缩着沉睡的只是个未沾腥血迫人染指的红发天使。


-


     “勾人”大概不过如此。


-


         移到正事上,他的亲吻狂暴热烈,那要情人吞吃入腹的凶狠劲儿,仿佛自己才是在性曱事上占据主动的胜利者,耳鬓厮曱磨之后却极尽缱绻地缠曱绵要求在身上留下更多羞人的印记,或者抬起紧致挺翘的小屁曱股直接接受Alfred的一切进入自己的身体,在被狠狠贯穿的一瞬间含曱着自己被罪恶染黑的指甲放纵地尖叫,毫不矫揉造作地搂紧入侵者吐出露骨的情词配以媚眼,绞紧本就甜蜜得不行得后方带来更加淋漓的快乐。


-


        Alfred爱死这样的Arthur了,爱死了。


-


-


       他大概是最为强大的淫曱魔了,魔王不知道这个死小子以前遭过多少罪被多少魔搞过。曾经奇怪他白曱皙背上有大量不属于自己的鞭痕,问起时对方露出个迷人的甜梨涡说,教我本领的糟老头抽的。


        至于后面那个上床的问题,Alfred觉得简直不可思议,第一次上床的时候他被淫曱魔的一对小尖牙狠狠地咬伤了,这意味着在他们邂逅之前,已经成年的Arthur还没有性曱经曱验。


-


        只有第一次,进攻者身上才会留下淫曱魔珍贵的牙痕,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种别样的仪式。


-


       于是那天晚上,一向能很好控制自己欲曱望的魔王,几乎是把他近百年来收藏的精曱液干进了那个小曱洞里。


        不,不仅仅是不可思议了,简直惊喜若狂。


        他将这个右肩上的有些惨烈的小牙印永远地封存了起来。


-


-


-


       “当然了,如果是两个贵曱族无限制奸曱淫我的同族,调侃对方身上牙痕多当做玩乐,那又是另外一种意义了。”


-


        Alfred皱眉,“你就不能对你的同族心怀怜悯吗?”


-


       “噢?魔王大发慈悲要去帮他们保存初曱夜吗?”Arthur漫不经心地把头从堆积成山的公务中抬了起来,斜斜地瞥着不远处的高椅。


-


         “不……只是你没有一点对于同族的一些同情吗?”


-


           “你被天使干昏了吧,”红发继续埋于永远完不成的工作,“魔族不需要这种多余的情感,他们太弱了,蛆虫不需要尊严,初曱夜只是得到保护的一种交换支付手段。”




        “再说了,我才是淫曱魔,我知道那些花瓶里到底是什么填充物。”




        Alfred闭嘴了。








         即使如此,他也爱着这样苛刻吝啬的Arthur,爱死了。




02.


    




    他要永远守护他的爱人。




03.


    


    战争开始了,正如同所有连篇累牍荡气回肠甚至文不加点的冗长历史那样,所有的战争如出一撤。真正的血染红月,没有能够从杀戮中停下步伐的魔。重复蓄力、攻击、躲闪、上扑的动作,不撕裂对手的喉咙、没有看见喷洒的鲜血不罢休的疯狂。滚烫的、粘曱稠的鲜血在心脏处争先恐后挣脱那些曾经束缚过它们的青白色血管,带着宿主最后的活力肆无忌惮地甩射在杀人者的凶器和赤瞳旁的面部,然后被抽干所有生命活力的失败者带着疯狂和不甘掷出武器自爆或者消亡。


      自相残杀这事儿在魔界是屡见不鲜的,在不需要道德定律的世界,意志就是一切的行为准则,杀了人才能越货,成王败寇,握有他人觊觎的东西就要有可能被夺走的觉悟。




      Alfred起初是漫不经心的,他的特殊能力足以制约大量心怀不轨之徒。但是这次他失策了,空间的能力被对方的超远程操控能力强行停滞,原本衍生出的控制空间中的距离时间能力被硬生生掐断反噬,饶是魔王也只能讲那些反扑的混乱魔力咽回肚子里背水一战。


       这次的挑战者不是别人,正是更加西方的一位自封为皇的ERPAN发出挑战,早就应该料到他必定带着克制手段有备而来,但那种天生的散漫和不以为意的习惯还是让他没能很好地把握战斗节奏,被突然之间切入空间布置的操控力打断了蓄力。




       如同所有的深水潜航器一旦迸裂一个小图钉,所有的恐怖压力就会针对那个小点铺天盖地而来最后压碎不堪一击的防线。




        Alfred干脆地崩指放下结界,将空间中分散的一丝一缕力量集中修补,对方也不是泛泛之辈,找到了突破口便加大了力度,似是不断吸取新力量作为补充,那冲击竟然绵长源源不断尖锐地扎进,企图以点破面,让打碎的力量反噬掉魔王。


        Alfred鬓角不断有汗水滴下,普蓝色的双眼中闪过决然,左手撑起结界和空间叠加,右手快速在虚空中划下古老繁冗的咒阵。ERPAN的双眼透过超距离控制发现了这个举动,不紧不慢接取心腹呈上的魔王手下士卒的心脏,汲取能量维持空间攻击。




        可能撑不住了,就要撑不住了。


       强烈的自尊和那点儿漫不经心又开始天人交战。




        就在那咒阵要完成的上一个瞬间,赤色的火焰稍纵即逝,带着极漂亮的光火飞快划破被鲜血和黑暗覆盖的空间,准确无误地击中ERPAN的所在地。


        丰富的火焰元素和熟悉透顶的炽曱热的感觉让苦苦支撑的Alfred惊喜地抬头,汗水扑簌簌落下,即将完成最后一式临时修改了阵脚将维护力加持在空间罩上。他看不到Arthur在哪在做什么,但这显而易见是近水救了原火,绵延的攻击被迫中断了一个瞬间,但足够Alfred结束这场战争平息叛乱。


         但他没见过Arthur这招,他从来都是双拳双脚带着绚烂的火焰,赤身肉搏撂倒敌人顺便将那些血液燃烧得一干二净,再慵懒地舔舔食指的黑指甲宣告自己没有回旋余地的胜利。


         远距离如同流星般的火焰杀招却是Alfred闻所未闻的。




       所以他爱Arthur,永远是棋盘上反败为胜的关键转折点,他永远能做到,他为这样出色的恋人自豪。




04.




        但当Arthur站在已经安全了的他面前时,Alfred脱力的身体再次涌上支撑他绝望的力量。


         红发的坏小子带着那么完美的笑容站在自己的面前,Alfred只有伸出手抚摸曱他仍旧完美的脸庞的力气。


        带着笑容的淫曱魔摔倒在对方怀里,温存,而又轻柔地蹭了蹭那只曾给自己带来无限快乐和归宿感的宽厚手掌,上面的薄茧舒服而又温暖,带着些轻曱颤,Arthur留恋地闭了闭眼,才睁开眼睛,只有一边的光,倒映着那强得不可一世的高大男人。




      我已经没用了。




       Alfred木然地听着对方孱弱的气音,只是拼命地催动所剩不多的空间力量,将从恋人身体中渗出的血液封存回那具残破的身体里。




         傻曱逼,Arthur再次蹭了蹭那带血的黑色风衣,嘴角淌出的红色被微薄的空间力量封曱锁。


        我要死了啊,Alfred,我要死了你知道吗,留着你的力量……回家啊。




         Alfred感到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眼眶处溢出,滴在怀中人紧闭着的、不断淌血的左眼眶上,和渗出同样滚烫炽曱热的泪水的右眼眶。




        我要死了啊,傻曱逼。


        Arthur猛地抬起了他唯一剩下的右手刺进左胸膛,残破的腹腔被这剧烈的举动影响到,隐约可见的脏器狠狠一震,Arthur闭上能够睁开的右眼,攥曱住什么东西,睁开眼望着Alfred,将心脏扯了出来。


        尖锐的黑指甲完全没入那颗鲜活的心脏,鲜血争先恐后地自那个巨大的空洞冲击而出,Alfred灯枯油尽,没能阻止那些无法控制涌流的血液,支撑住心脏运行的血管支离破碎,Arthur的手掌瞬间染红,再也看不出原来白曱皙的颜色。


        从不陌生的跳动节奏,此刻被鲜活地呈现在面前有力地悸动,Arthur的生息似乎在这颗心脏上得到重现,它的主人却笑得无辜又眷恋,只是勾起那个嘴角都那么风情万种的他,此刻却那么苦涩又疼痛,那只流泪的黑眼睛诉说着对魔王无限的爱和包容。




        我活不了多久了……只剩下这个了,回家之后……好好补补啊,傻曱逼……大傻曱瓜……我爱……




       Arthur再也没能说下去。


        他死了。


       鲜活的心脏仍旧轻轻悸动,无声诉说着他曾经是那么生动。




       他带着笑容静静地沉睡在他深爱了两百年的魔怀里,他小巧的恶魔角被斩断,他失去了右小曱腿,他那能吐露情词的嘴唇褪去了红色,他失去了左臂,他那灌满憧憧光彩的黑眼睛不会再睁开,他的腹腔被近乎被完全剖开,他没有了呼吸,他的身体再也没有了温度。




         是谁说淫曱魔生命力卓绝的?




         是谁说这样残破的身体仍然能够跋涉回到心爱的人的身边的?




        是谁说爱就是在死亡的时候献祭自己的?




        是谁说,Arthur永远不会离开Alfred的。






05.


         没有太多的铺垫和辞藻,Arthur自始至终为了魔王拼杀,燃烧了生命力铸成杀招,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听着都让人昏昏欲睡的凄美故事,在恶魔看来,Arthur的死都是无聊的感情在作祟,否则也不会失去宝贵的生命。


         谁说Arthur冷血没有怜悯之心?他只是感情太少了,刚好全部交给了Alfred。




         魔王无数次痛恨自己的无力与绵曱软,那种不以为意和让他最终付出了Arthur来学习这个代价。




         永世孤独,代价太高。




          梦魔Francis未经允许在装着Arthur心脏的高架灌流器前站了半宿,望着那只仍在跳动却已经没有了生机的心脏,卷曲的耀眼金发轻曱颤,将悲痛狠狠压下,终于是把手覆在了上面,确认这只老友亦是老敌手的魔真的先一步走了,真的离开了他们,只留下了这个永远不会被消耗掉的心脏,并且让另一份情感永远不会再为了别人喷涌。


          这个小心眼耍的,到最后都不愿意放下他那与生俱来的狡黠。




06.




        魔王变了。


        可能他曾经不是一个好魔王。但现在,他变得成熟有风度,他开始主动处理大量的事务,他开始努力增益他的力量,他开始积极镇曱压那些骚曱动的势力,他开始学会内外冷漠,他开始学会那些贵曱族的淫曱乱。




          但是从来不亲自上阵,只是找了那些热衷于无限度性曱交的高等魔族,交给他们一只干净且年幼懵懂的小淫曱魔,冷眼看着小淫曱魔被挑逗得发了情,在某个拥抱他的高大身体上留下牙印,然后不堪无止境得性曱爱而死亡。


         他绝不允许那些魔族食用死亡淫曱魔的身体,包括任何一个器官。


        Arthur,你说得对,他们都是蛆虫,他们远远比不上你。




         淫曱魔族本就是势单力薄的种族,可以说得上苟曱延曱残曱喘,族长便是强大到逆天的Arthur,他冷血,他说力量是自己争取的我不会教,他可以冷眼看着弱小的同类趋炎附势,却始终不一地守护着那一小片土地,让他的同族们繁衍生息。


         然而他已经死亡。


         没有了庇护淫曱魔族栖息地的神,却有了魔王的默许,这支孱弱的种族已经濒临灭亡。




         处理完第五只淫曱魔的尸体之后,一位特别的魔族便来拜访了魔王,他不惧魔王的空间压迫。有漂亮卷曲的纹路慢慢地爬上那少年无暇的左脸,慢慢覆盖出草叶盘旋的模样,散发出纯粹的火焰的气息,破万物的一往无前与能展能收的无畏。


         马尾被利落地梳起,捆绑绳上别着精致的火焰草,吊下串串调皮的珠玉缨络,短褂红衣漆黑绑腿裤不突兀,倒与这人相得益彰,腰间系上嵌玉盘龙结,眉目清丽凤眼上挑,周曱身散发出温和平静的气息,这种似曾相识的宁静的感觉让Alfred放下了他部分的活跃戒心。


  


        我是Yao,来者自我介绍,我来是为了请停下您恶心的举止。淫曱魔族面临灭族,生命平等而非灿烂未到却转瞬即逝。Yao的双眼闪过一抹金色,金红色的火焰冲天而起成为一幅燃烧的图景,恍若百鬼俱焚,只有Alfred望着那片灼热痴痴如醉。


         Arthur他也会,这种绚烂张扬的火焰最是那个家伙偏爱的。




         就算是为了我死亡的徒弟,请放过那些孩子,那些被傻曱逼徒弟保护着的希望,那些淫曱魔族的未来。


         Yao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只是深深地望了现任魔王一眼,转身离去。




        他不是普通前来挑衅的魔族,Alfred纵然已经明白,仍是注视着那只剩下火苗的火网图景。


         Yao是Arthur的老师,也是上上任、历史上主动退位的魔王。




        噗哈哈哈哈……傻曱逼原来是跟你的老师学的,还有老头子,Arthur你居然说这个童颜魔王老头子,真的不怕被这个爆脾气打死啊哈哈哈哈。




         笑着笑着,Alfred就哭了,像个孩子。




07.




         自从那位名为Yao的魔族来过,魔王再也没有鼓励侵犯淫曱魔的举措,而是不动声色地制止了所有对淫曱魔施暴的行为,沉下心来,管理着魔界上上下下的事务,看得Elizabeth又是欣慰又是心疼。


        谁都看得出Alfred是在刻意消耗着他思念Arthur的记忆,将自己埋于这个魔界的繁杂事务,摆脱记忆中走不去的那张刻薄却温柔的脸。




         好君王都是在盛世尚在的时候防微杜渐,而Alfred却是连微顺手端了十全十美,巩固自己的统曱治。他每天都那么活力十足一如从前,一如没有失去Arthur。


        只有敏锐如Francis才发现,魔王最近,有些奇怪。




08.


Arthur。


Arthur。


Arthur。


Arthur。


Arthur。


Arthur。


……


Arthur。




          他极其温和地笑,梨涡甜蜜,脸却近乎苍白。一双黑曜色的眼睛熠熠生辉,笑出一个漂亮得月弧形,红发妖曱艳地燃烧,落下那么一两缕乖巧地垂于耳侧,小小的翅膀扑棱两下收于肋下,将头抬起一个好奇的角度望着稍高的Francis。




        “这……这……你……”




          Francis惊慌失措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红发淫曱魔,不能言语只能捂着嘴向后退数步。像是洗去所有关于鲜血记忆的婴儿模样,温暖和明亮的感觉让放曱荡无挂的男人几欲湿曱润久被黑暗桎梏的眼眶。




“对,Arthur。”


           魔王如同鬼魅般出现在小恶魔身后,从后方伸出手富有暗示意味地揉曱弄那柔软的点绛唇,Arthur回头与之对望,小巧的舌头舔曱动弓形唇缘若有若无地碰触着那手指,唇角弧度上曱翘,那份依赖与柔情蜜曱意不言而喻。


        Francis仍是震惊着。他亲眼看着那残破的身体被魔王视若珍宝般放入水晶棺中,每一块被找回的肢体没有填回原处,只是摆放在沉睡的Arthur身侧,然后放入他们的卧室的地底,永不见天日。那颗鲜红的心脏仍然在高架灌流器中孤独地搏动。


        死而复生?


       Francis纵使承认奇迹,也不相信复活。




        Alfred没有再理会回不过神来的生命论者,他揽着乖巧顺从的Arthur,回到了他们的卧室。




09.


      即使是白天,整个魔殿仍是亮着并不昏黄的灯,理由十分可笑和匪夷所思。


      魔王怕黑。




        黑色的长廊上,血橙色的光在古旧的银质窗棂上跳动,试图跑向有暖橙色光芒的房间,长茎无叶的曼珠沙华被无限拉长投影在地上,阴影与光线拼接成不规则的几何图案。


        在垂死的细弱尖叫声后,一切归于平静,血腥的气味由淡而浓,溢出了房间,曼珠沙华被风作弄地抖动着纤细的身体,在冰冷火热的血气浇灌下越发娇艳挺拔。


       就算这样她也永遇不见叶。




         Alfred走出房间,普蓝色的眼珠中只剩下一片冰冷,他路过那株花,抬手,却只是揉曱弄了一下那柔软的碎瓣,然后走开。


        你的饲者,会回来的。


        赤色更为妖曱艳,被抚曱弄的那瓣,有铁锈色的瘢痕,宛若鲜血凝固后的烙印。




        不是宛若。




10.


        Elizabeth在魔王卧室的地下找到了Alfred,此刻的魔王,正在打磨一条纤细的胳膊,将柔软的皮脂一点点覆盖上去。




       王,您在做什么。




        Arthur,在让Arthur回来。




        人偶是不会让他回来的。




         为什么要跟我说无意义的谎言呢?对你有什么好处吗我的臣?


        Alfred懊恼地发牢骚,黑翼尖小心翼翼地绘出了那些眼睛的颜色,Arthur星子般的双眼记得就是这样的。




          这些是人偶!你疯了魔王Alfred·F·Jones!!!




           所以说,今天的公务我都好好处理了,为什么还要撒这种谎言欺骗我呢。


          Alfred站起身来,展开巨大的黑翼,铺天盖地的压迫感让Francis踉跄两步,却仍旧直直地盯视着比往昔不知强大几倍的皇。


         他没有看到怒意滔天的脸,只是一个大大的笑容。黑发不知沾了什么,粘连在了脸旁,像个顽皮的孩子。




         我忘记放心脏了,Arthur会回来的,他就是。


         Alfred用巨大的黑翼指指那个半成品,没有再看Elizabeth,重新回到了水晶棺边的桌台上。




11.




不对。


Arthur不是这样笑的。




不对。


Arthur不是这么拥抱的。




不对。


Arthur不是这么亲吻的。




不对。


Arthur他,不会说我爱你。




         Alfred再次将手从那有热度的身体中拿了出来,几乎没有血液,手心中的那心脏仍旧如往昔般搏动,他将心脏放在脸庞,感受那震颤灵魂的悸动。


        只有它,只有它。




         没有了生机的人偶眼神空无一物,那么完美那么冷漠,肢体完好,左胸处却空无一物,没有鲜血。


         Alfred面无表情地将属于自己的血液重新尽数抽回,放置在真空压缩灌流器中,割开一小块头皮拿回了大脑中植入的记忆骨片,重新回到了工作台。




失败品眼中灰蒙蒙,更加不是Arthur,他们、他们、还有他们都不是!!!


都不是!!!!!!!!


都不是!!!!!!!!




12.




第3个人偶生动地微笑。




第13个人偶有火热的拥抱。




第23个人偶有甜蜜的亲吻。




第100个人偶说,我爱你。




Arthur他不会说我爱你。不会!他没有……说。


Alfred将心脏小心翼翼地嵌入第101具身体。




       成功联结搏动后,Arthur的眼中曱出现了Alfred期待又温柔的倒影。


        这个人偶主动笑了,他与Arthur无异的柔嫩的左手掌抚上了Alfred泪水纵横的脸。




        他就是Arthur!!他就是!!!


        Alfred紧紧地拥住他,跪坐在地上,Arthur也发出惊呼跟着被扯倒。


       他不会再失去他。




        在下一个瞬间,Arthur闭上那双有光的眼睛,轻轻挣开一条揽住他的胳膊,抬起了他的右手刺进左胸膛攥曱住什么东西,睁开眼望着Alfred,将心脏扯了出来。


         尖锐的黑指甲与Arthur无异,却完全没入那颗仍在跳动的心脏,鲜血争先恐后地自那个巨大的空洞冲击而出,支撑住心脏运行的青白血管支离破碎,人偶内部构造开始解析,血液管路紊乱,Arthur的手掌瞬间染红,再也看不出原来白曱皙的颜色。




          Alfred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彻底看不见面前的人,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落泪的,他狠狠地擦掉那些过分的液体,想看到Arthur,他日思夜想无法入寐的眉眼,却听到一个带着可爱鼻音的声音,不解地问,Alfred,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吃掉它呢?




         是Arthur,就是,Arthur。




          待到Alfred的双眼重新得见他,它已颓然倒在Alfred的肩上,没有太多的血液,鲜活的心脏仍在苍白的手中孤独地跳动。




00.




    魔界有一个传说,魔王原本没有心,后来,他有了心跳。




END



(你们能体会到我一边哭一边写一边被画师吓到的心情吗x


——————————


不管你们咋样……反正我看完虐文都要去找作者留言看看这个神经病想要什么尺寸的刀片……


——————————


我觉得这个还……可以吧(个鬼


在听存大的人偶师的时候就有这个脑洞,但是不知道被我丢到了哪个次元(。),现在才动笔,还犯懒病,而且写出来的完全不是一个意思嘛摔!


啊给你们看授权。



一开始是想【不如让肥肥学个手艺玩儿人偶送给眉眉吧】,后来是【我不会做人偶,我就写肥肥为了纪念眉眉想做个完美的人偶吧】,然后是【什么鬼的纪念,那眉眉死了为了寻找安慰吧】,最后是【人设不好写啊那来个小恶魔吧】。


写到Arthur真正死亡的那一刻我后悔了,他妈的虐到我了!!你们虐点都高我完了啊!!


但是我还是坚持写完了。


这种文风不是我的,是我女神的,到后半部分我就暴露了x


其实我写了两个结局,你们想要的话可以留言说说……但是我觉得这个就是最好的了,童话又悲伤,我感觉我的骨头里都渗出浓浓的悲伤,扑面而来。


我就是爱写这样的先生,恩。


(请在今天前留言,明天我要补课orz,过了明天,就彻底断网当原始人了。)


————————

评论
热度 ( 182 )

© 懒汉全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