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产粮高峰期......
杂食生物
微博:@懒汉全席_妮妮的下睫毛辣么长

【美国队长&APH混同】《英雄与国》(一发完结,HE

太赞了这设定😄

域:

【美国队长&APH混同】《英雄与国》


 


#主角是美队小甜心和阿米,二/战背景,小甜心和阿米只是好盆友


#主CP是米英但基本是暗示


#脑洞开自娘野的那张二/战征兵海报


#总之是一篇私心满满的文,把两个本命写到一起我很满足 


 


01


 


Steve看见了那副被张贴在灰色砖墙上的海报。


 


海报里的美/国先生,手指向镜头的方向,努力摆出了帅气的姿势,但,怎么说呢,果然还是太年轻了,能让人看出“年轻”的感觉呢。


 


他在广播里听过美/国先生的声音,和Roosevelt先生低沉稳重的语调相对比,更显得像个因涉世未深而咋咋呼呼无法无天的小年轻,似乎总是精神满满不知道疲惫。


虽然年轻,但他正在拼了命的成长。他的国家那么努力,带领着他们成长,变强,走出一次次几乎绝望的困境。


 


现在他的国家需要他,需要他的力量——光是这样想着,他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开始躁动不安,他不知道弱小如自己能为国家做些什么,但他明显感觉到一股热流正在心中鼓动着。


 


他决定走向战场。


 


02


 


入伍后不就,Steve成为了美/国队长。


这如同做梦一般的事情,是入伍前的Steve想都不敢想。


 


“祝贺你,Rogers先生,和我一起来守护这片土地吧。”


 


身着整齐军装的Alfred对Steve伸出了手。


就像那张海报上的他一样。


 


突然海报中的人出现在了眼前,还来不及感到震惊,一种名为羞耻的情绪就充满了Steve的内心。


Steve看着对方肃穆的穿着,再想到自己如戏服一般的夸张扮相——这并不是他理想中的会面。


 


简直像个小丑一样啊。


 


“顺便说一句,你的衣服棒呆啦!”


 


诶?


 


Steve惊讶的抬起头,看见青年的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可以给我也做一套吗?!”


 


被突然发问的助理只能满头黑线的摆了摆手,道:“我想这是不可能的琼斯先生。”


 


被果断拒绝了的青年连头顶的呆毛都忧伤的垂了下来。


 


Steve觉得美/国先生可能和自己的预想有些微出入,嗯……只是些微。


 


 


03


 


大概是有了美/国队长这一层身份的关系吧,两人见面的机会多了起来,Steve发现他的国/家本人是个性格相当开朗的青年,不时表现在话语间和行为上的不成熟,为Alfred添了不少“人”的气息。


甚至两人很快就成了可以交心的挚友。


 


Steve觉得人生的际遇真是妙不可言——最初的他觉得美/国先生高高在上,不久后的今天两人就蹲在一起聊起了八卦。


 


Alfred会和他絮絮叨叨的说些关于另外两个人的事情,以局外人的口吻。


“你觉得我那个朋友会被讨厌吗?”


“显然会吧。”善良耿直了一辈子的Steve明显不懂何为“善意的谎言”。


青年听闻,呈Orz状扑地,只能发出嘟嘟囔囔的声音:“果然被讨厌了……”


“不,不过……你的那位朋友很努力啊,他难道不是想通过离开证明自己吗?”


“应该会得到谅解的吧,虽然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


 


青年闻言,兴奋的抓起Steve的双手:“Steve,有你在真是太好了!这些话我都不敢跟老头子说的。”


“所以你的那位朋友是……?” 没能读出空气的Steve只是顺着之前的话题说了下去。


 


“……”


 


“咳咳,诶Steve你看那是什么?”


“嗯?”


于是,我们善良耿直的朋友,Steve Rogers再一次被糊弄过去。


 


不过,由于青年的演技实在是太过拙劣,后来还是在一次谈话中不小心说漏了嘴。


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04


 


在Steve参军的九个月后,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国正式宣布参/战。


 


而Alfred在港口被轰炸后,作为美/国本身,物理上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这一冲击结实的反映在了他的身体上,爆炸发生的时候,Alfred感到自己的心脏剧烈的颤动,浑身不能自主的战栗。


他那时正站在演讲桌后向全国人民发言,拼命忍住了痛苦到想要跪倒的冲动,撑着讲台的手用力到青筋凸起,几乎要将桌面拍个粉碎。


他咬着牙忍受着钻心的疼痛,Roosevelt先生一起,站在演讲台上,唤醒民众的参战热情。


 


同时,美/国队长和其他士兵一起踏上了烽火连天的战场,为了他的国/家而战斗。


在击倒又一个敌人后,Steve攥紧手心,切实感到这具被改造的身体里所蕴含的力量。


如果不能被好好控制的话,这将是一把刺伤敌方和己方的双刃之剑吧。


他真的感受到了承载在肩上的重量——由血和伤痛真实的传达。


 


05


对话发生在事件发生后的若干周内。


地点是某处断崖旁,能眺望到融进了夕阳的鲜红大海和瑰丽到像是染了血的天空。


 


这时的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像之前那样轻松的插科打诨了。


 


“我从不觉得离开他是错误的事情,”阿尔弗雷德注视着远方,湛蓝的眸子映着漫天红霞,揉进了红色的双眸显得更加深邃,表现出不同于他年纪的平静,“事实证明我也确实没有错。”


“但怎么说呢……果然还是有点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啊……”


年轻人不好意思的挠挠鼻子。


 


Steve看着青年难得的局促,忍不住笑出了声。


 


“Steve好过分!”Alfred不满的噘嘴,“我可是很认真的在说这件事啊啊啊啊!”


 


Steve觉得这家伙真是神奇,上一秒还像个成熟的大人,这一秒就做出了如此孩子气的行为,偏偏即使这样做,也不会让人产生违和感,反而很受用。


 


“抱歉抱歉。”脾气很好的Steve立马道歉。


“但我觉得你已经做得很好啦。”


在民众情绪普遍不愿意搅和欧/洲/大/陆的破事时,Alfred可是很努力的在其中恰如其分的斡旋着。虽然珍/珠/港/事/件才算是最后一根稻草,但毋庸置疑,Alfred本身的国/家/意/识也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


 


“如果你是说参/战这件事,我真的有点内疚啊。”


“大家明明是来这里追求新世界的,我还因为自己的原因把大家拽进火坑里。”


 


“参/战是大家的选择,谁让他们敢招惹美/国。”


“我们虽然还年轻——但美/国要告诉全世/界,年轻人可不是好惹的。”Steve笑着说。


 


Steve觉得不管怎么说,这家伙还是个正处在青春期的青少年啊,有着很多少年的烦恼,被逼迫着急速生长,被逼迫着成熟,背负上国/家大义。伴随着理解而生的,还有一丝丝微妙的同情——在这样张扬的年纪,作为人尚且不易,更何况是国/家。


 


还真是辛苦啊。


 


嗯,和当时征/兵海报上的“美/国先生”稍微有点出入,不过也是情理之中吧。


 


然而随后他又看见了那个像大人一样成熟稳重的Alfred——他面向夕阳,站直身体,张开双手,目视前方,自信又狂妄的笑着。


 


“只要像亚瑟那样冠上日/不/落之名,只要成为没有人能撼动的最强者,就不会有人敢来挑衅我了,这样大家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了,不是吗?”


 


“我们会胜利。”


 


郑重的、大声的发表完胜利宣言后,Alfred又用小的只有他和Steve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补充道:


 


“等战/争胜利后,我绝·对要把到亚瑟!”


 


Steve微微一笑


 


你一定会成长成一个了不起的国/家。


以及,一个了不起的人。


 


Steve知道这一切都会发生,在不久的将来。


他只期望,在这一切发生的时候,青年的眸子还是湛蓝的,不要染上世俗弥漫的黑雾。


他多希望青年能像同年岁的人类一样,活的轻松些。有家人呵护,有朋友帮助,甚至,有位有点小脾气的恋人一起打打闹闹,然后在暮年之时,回忆起一路走过的点点滴滴,和身边同样耄耋的伴侣相视而笑。


但即使是这样简单的人生,对青年来说也是奢侈吧。


 


——只愿你被这世/界温柔相待。


怎么就这么自然的生出一种为人父母的情怀的呢。


 


Steve想不明白,只好自嘲的笑了笑。


 


06


 


然后就发生了更多的事情。


 


战/争/时/期的每一天都不是可以悠闲度过的。


 


Alfred也想做些什么,而不仅仅是一次又一次的会议。


 


他只能站在站台和港口看着那些年轻鲜活的生命走向坟墓般的战场,他只能为那些为/国/葬/身的士/兵/们盖上星/条/旗,


 


当战争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正义与恶,是与非,都被模糊了。


到底什么的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已经没有谁有立场做出评判了吧。


法/西/斯猖獗至此的今天,哪个国/家敢说自己没有错呢?


可是国/家的错误,却要人/民买单。


 


Alfred几乎想要对着美/国的人民跪下双膝——没有谁的生命是该死的,可现在他们的脖颈却要被死神的镰刀架住,走上这条明知只有荆棘般的绝望的不归之路。


 


一个失去了丈夫和儿子的妇人冲破护/卫/兵的防护,愤怒的扯上他的衣领,她的双眼因疲劳和悲伤而布满血丝,因愤怒而充血,缺乏营养的皮肤布满皱纹,她枯槁的双手像要撕烂Alfred一般扯上他的衣领,她心如死灰的咒骂着,被护卫兵拉扯走的时候还在声嘶力竭的叫喊。


“我已经什么的都没有————了!”


 


什么都,没有了。


 


Alfred突然很想念这片土地上的最初的模样——农民们在黄灿灿的田野里劳作,妇人送来食物和清水,他和孩童们一起无忧无虑的放肆的大笑着奔跑着。


 


真的,一切都回不去了。


 


07


 


不管什么样的战/争,都会有结束的一天。


 


Alfred很庆幸,在人民真的疲惫之前,这场扫/荡/全/球的战/役总算是快要结束了。


 


但是Steve阵亡了。


在最后那一场战役中,被大海带走了。


举国上下为他哭泣,凭吊他。为他造了座巨大的雕像,纪念他。


 


“决定参/军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打算或者回去享福啊。”Alfred想起,在一个静谧的午后,Steve用面对友人时一贯的温和口吻说着。


 


Alfred听很多人说过类似的话,但谁是真的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能够笑着呢。


就连他自己,一个国/家,在感到死亡靠近的脚步的时候,也会胆寒心慌吧。


 


似乎只有Steve,他是不一样的,他是真的,无所畏惧。


 


Alfred望着这个受了伤的国家,又转头望向带走他的那片大海,代表美/国,转身,站直了身体,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他的背影像一座在烈烈风中伫立的丰碑,骄傲,坚毅且强大。


 


08


 


后来的重逢,不在任何人的意料中。


 


Steve从冰封中苏醒,来自空气里热气袭上他的身体和脸庞,他知道这是活着的温度。


 


神智尚未完全清醒,他只能无意识的扇动着睫毛,没有完全恢复的听觉感知到围在自己身边的人们发出的一声短促而有力的惊呼。


他努力的睁开双眼,先是一道刺目的亮光几乎要灼伤他的眼睛,随后是被围上来的众人遮挡。


Steve挣扎着起身,更加清楚的看见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和身边的人们。


完全无法理解的机械设备和人们堪称奇特的着装,即使是精神坚韧如美国队长也感觉到了些许不安。


正当Steve努力的思索着的时候,兴奋不已的人群熙攘着朝两边让出了一条道路,道路的终点正指向自己。


 


“欢迎回来,美国队长。”


 


青年微笑着向他伸出了手,就像很多年前一样,只是军装换成了休闲服。


 


Steve怔怔的看着眼前的Alfred和从在他背后冒出头的另一个同样满脸惊异的金发粗眉青年,不由得笑了出来。


他不会忘记。


那不正是青年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嘛。


 


你小子,还真厉害呢。


 


END.


其实这篇文能写的很长……写的时候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不过还是算了,再写下去就有点意义不明了_(:зゝ∠)_


小甜心对阿米产生的为人父母的心情,其实也是窝对APH众人的心情,觉得,真是一帮了不起又可怜的孩纸啊


 


最后,大家新年快乐,来年也要好好加油啊




 


 



评论
热度 ( 41 )
  1. 懒汉全席KEi 转载了此文字
    太赞了这设定😄

© 懒汉全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