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产粮高峰期......
杂食生物
微博:@懒汉全席_妮妮的下睫毛辣么长

[Gillet/少薇]自动书记人偶与爱(05)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一个小通知:最近是考试旺季,所以没办法频繁更新(可能之后两三周一次这样)存稿也没有多少了,之后会再放一章然后闭关修(写)炼(文)。你们千万别弃坑!!!等我回来!!!


5

风和日丽的天气总能让人身心愉悦。薇尔莉特心下也是觉得如此。

“薇尔莉特,难得出来玩,要不要四处走走?”基尔伯特走过去,伸出手把她拉起来


薇尔莉特拍拍裙子,疑惑道:“没有难得,因为工作需要会到处跑。”


“那不一样,”基尔伯特低下头,认真地对她说,“薇尔莉特,不仅仅是除了工作,平时你也是呆在屋子里对吧?而且这是我们为数不多出来一起游玩的时光吧?” 

他笑笑,眼睛里盛满了细碎的光:“走吧,我知道附近有个湖,去那边逛逛。”


 “是…好的。”


他们缓慢地走在羊肠小道上,路边是开满了的野花。薇尔莉特静静地跟在基尔伯特身后,她沉默着注视男人高大的背影,心下很安宁,又暖暖的。这是什么感觉呢?是喜悦吗?是满足吗?是幸福吗?她没有说出口,她不想破坏这难得的一刻。


周围野花丛丛,山光水色正好。阳光也不炙热,温暖又舒适。风拂过远处的花海,掀起一片紫色的波澜。基尔伯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突然驻步转身,刚好对上少女有些放空的眼神


“对了…薇尔莉特,我想给你这个。”基尔伯特轻声说着,从口袋里拿出刚偷偷摘的紫罗兰,小心的为她别到发鬓间。“嗯,非常美。”不知道是在说花还是人,薇尔莉特轻轻用手触碰,虽然没有触觉,但却像是碰到了一份滚烫的心意。


薇尔莉特垂下眼脸,鼻尖嗅到了紫罗兰的芬芳。虽然没有任何依据,她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有点烧起来了



湖就像少佐所说,非常的美。粼粼水波和倒映在湖面上周围的景色,仿佛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门。

薇尔莉特看着这汪湖泊,想起那次作家的委托,自己横跨过湖面的场景。想到作家早夭的女儿,当时还不懂感情的她现在想来觉得胸口有些憋闷。

基尔伯特一直留意着她,发现薇尔莉特细微的表情变化,虽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但他慢下脚步,等她慢慢追赶上来。


想到在那些没有他的岁月里薇尔莉特经历过的事,基尔伯特也觉得略微难受。气氛一下次从刚才的宁静快乐,变成了有些抑郁的沉默。



还是薇尔莉特主动打断了这有些尴尬的气氛:“少佐,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 基尔伯特从有些惆怅的情绪里抽离出来,决定带她去附近的有名餐馆尝试一下他们的。

即使两个人都不是注重口腹之欲的人

他牵过薇尔莉特的义肢,冲她笑着:“走吧,去吃午饭。”


好奇怪,义肢应该是感觉不到任何温度和触觉的金属,为什么少佐在牵着我的手时,我的心跳会加快?为什么我会觉得有些紧张?为什么…会觉得心里很温暖?薇尔莉特怀抱着诸多疑问,与基尔伯特肩并肩的走着。因为低着头,所以她没看见基尔伯特悄悄红透的耳朵和脖颈和上扬的嘴角。



午饭是意大利面加芝士牛肉粒,从没在意过吃食精致程度的薇尔莉特也觉得这家店的招牌菜果然名副其实,配菜也很爽口。两人安静快速的解决了午饭,并定下了下一个地点


本来这两人话就不多,虽然彼此有很多话想告诉对方,但是话到嘴边又都说不出口。他们沉默的并肩走在路上,欣赏着烂漫的景色


薇尔莉特在一片寂静中,突然开口道:

“明天…”

“明天…”

基尔伯特抱歉地一笑:“你先说。”

“明天的话,少佐还会来吗?”薇尔莉特没察觉到自己的语气里带了些期盼,但被基尔伯特捕捉到了

他心情很好的说道:“会来的,以后每天都会来的。毕竟我们现在是恋人啊。”


薇尔莉特却是吃了一惊:“我们是恋人?” 基尔伯特也愣了一下,然后有些哭笑不得


没想到薇尔莉特还不觉得我们是恋人啊…是我哪一步出了差错吗?基尔伯特苦恼的想着,这孩子还不明白’互相表白’之后会成为什么关系吗...真是,还有很多东西要教她啊。再说了,自己也不是那种会随随便便私下会带女性出来看风景的那种人啊…算了,慢慢来吧


“成为恋人的话,就能每天见到少佐了吗?”薇尔莉特发问道,打断了基尔伯特的思绪 “那么之前,作为少佐的道具,天天跟少佐见面的情况,也是叫’恋人’的关系吗?”


又是这个问题...基尔伯特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听好了,薇尔莉特。你从来都不是道具。但是之前在战场上,你的确是被作为’道具’使用的,这点我不否认,所以我现在才会觉得如此自责。我们之前会每天见面,一起生活,是因为战争把我们捆绑在了一起,以军人的身份;现在,是我基尔伯特,想和你”


他直视着薇尔莉特的双眼,“想和薇尔莉特,能够天天见面,以恋人的身份”


薇尔莉特听后心里雀跃又惶恐。这是幸福吗?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资格去抓住,她现在心里十分惶恐。自小被视作亲人的基尔伯特少佐,在自己略微明白了’爱’之后,再次向自己表露出了爱意。


薇尔莉特有些手作无措,她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少佐对她如此剖白的一番话

“作为士兵,我知道自己的职责是服从命令;作为自动书记人偶,我知道自己是提炼出委托人话语中心的含义,并写成他们想要的信;但作为恋人,我毫无这方面的经验,缺少依据,不知道如何是好。还请少佐能够教我,如何做好一个恋人。”薇尔莉特有些着急地说道,她从来不奢望能从别人身上得到感情,除了眼前这个人。她像是世间万千普通的少女那样,想对自己恋人展现出自己最好看的那一面。


“薇尔莉特,做你自己就好。”基尔伯特的回答是她意料之外的,薇尔莉特不满于他的答案:“可是!很多人都说我的性格很冰冷,我不觉得我能做好少佐您的恋人。”


基尔伯特摸摸她的头,温柔道:“没关系,慢慢来,毕竟我也是第一次当’恋人’啊。 ”


“可是少佐…”


“我希望薇尔莉特你作为我的恋人,只有你。你足够优秀,已经成长为一个人如其名的淑女了,所以现在应该是我忐忑不安,毕竟你是如此的出色而美丽。所以,薇尔莉特,不要否定自己,不要拒绝自己的心,也不要拒绝我”基尔伯特的绿色眼睛是她无法拒绝的渴求,薇尔莉特不禁攥紧了自己的胸针


“…好”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懒汉全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