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产粮高峰期......
杂食生物
微博:@懒汉全席_妮妮的下睫毛辣么长

[Gillet/少薇]自动书记人偶与爱(03)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可能是我写的太烂了吧...感觉都没人看,心里难受。之后也要收收心准备考试了,日更是不可能的了,周更也是说不定的了,只能保证每次更新都字数多一些吧...

*其实个人感觉前三章写的都不是很好,薇尔莉特的心理有些难把握...既不能写的很懵懂无知,又不能写的事事都依赖少佐,同时要保证文字不能过于粗糙或浮夸...啊想死x



3

一个人的夜晚很不好过,但对薇尔莉特来说,这向来不是个问题。但最近几天,她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早上起来都可以看到有点黑眼圈


薇尔莉特细致的拿粉掩盖了眼下的痕迹,扎好头发,穿戴整齐便下了楼,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


询问了社长后,得知自己最近并没什么委托,可以休假一段时间,即便如此她心里也没太大的波澜。她最关心的从来都不是自己。


“少佐呢?”


昨天谈话后基尔伯特就走了,虽然好好的告别了,但薇尔莉特心里还有有种不真实感,害怕少佐再次消失


“他啊,去军队办事去了,应该是最后的一些手续。估计处理好了就可以离开军队了吧。”霍金斯给信件盖着章,即使是回答薇尔莉特的问题也没停下手里的活。


“对了,薇尔莉特,你今天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的话,能帮我处理一下这些东西吗?”霍金斯朝薇尔莉特露出一个惨兮兮的笑,“没人帮忙我真的做不完啊” 



“社长!请你安静的!不要妄想找他人代劳你本来的工作!快速并有效的完成您这几天落下的公文!”一个怒气冲冲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伴随着“噔噔噔”的后跟用力踏在地上的声音,听得出来者带着极大的怒气


“早安,拉克斯。”薇尔莉特朝进门来的人问候了一声,来人朝她看了一眼,马上声音就变的十分欢喜

“薇尔莉特!我听说你今天没有任何委托,那么之前说好的下午茶会你今天一定要来哦!”拉克斯带着点点期盼的目光盯着薇尔莉特,而薇尔莉特也不想扫她的兴


“嗯。今天会来的。” 


“太好了!”拉克斯欢呼一声,“咚!”的一声把又一沓文件放在霍金斯的桌上。

“这些就是全部的了,你得今天之内全部办好啊!”


“小薇尔莉特!!!救我!!!”


“抱歉社长,今天有约了呢。”


“不要那么绝情啊呜呜呜呜…”



与拉克斯一起享用过下午茶后,薇尔莉特回了房间,打开了打字机。她放了一张新的纸进去,准备写信


不是为了委托,只是作为薇尔莉特写给基尔伯特的信罢了。


薇尔莉特桌上摊着一堆信纸,还有更多的她自己看了以后不满意,扔进了垃圾桶


虽然白天霍金斯拒绝了送信给少佐,给她做了保证,说基尔伯特绝对安全不用这么担心他。但薇尔莉特还是一封一封的写着。她有好多想对少佐说的话,但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所以她把自己那些复杂的心情尽量用文笔记录了下来


薇尔莉特把又写好的一封轻轻盖上蜡封,放在唇边轻吻了一下


….


深夜,灯火早就熄灭了,应该是所有人都沉浸在梦乡里的时候,屋里却传来沉重的,包含痛苦的喘息声


“啊!”薇尔莉特从床上惊醒,义肢发出“咔啦”一声响动。她满头冷汗地坐起来,摸索着什么。


她摸索到了胸针,便牢牢的握住,举到胸口前,再度缓慢地躺下。她睁着双眼,眼里已全无睡意,唯有后怕。



她又梦到了,在那场残酷的战斗里,少佐的血流了满地,沾湿了她的头发,她的衣服


还有那一声一声,反复在她耳边重复的[我爱你,薇尔莉特]


她以前从不恐惧战争,不恐惧鲜血,不恐惧夺人性命之事。但这些天的梦里,她反反复复看见那些人的脸,那些鲜血争先恐后的从少佐身体里涌出来,不断的有人说着:

[这都是报应,你活该]

[我爱你,薇尔莉特]

[活下去,然后,死吧]

[你杀了那么多人,凭什么能得到爱?!]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自从基尔伯特出现后,薇尔莉特的从没在乎过的安全感像是被放大了渴求,每天都重复在不安定的心情里。


她不能确定这次重逢到底是不是一场梦,所以她需要少佐在她的视线里,确保他安全且鲜活的存在在这个世上。薇尔莉特握紧那个像少佐眼睛的胸针,无声的呜咽着


她一个人寂寞太久了,孤单太久了,害怕太久了。


她不能再一次失去她的整个世界了



评论 ( 5 )
热度 ( 47 )

© 懒汉全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