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产粮高峰期......
杂食生物
微博:@懒汉全席_妮妮的下睫毛辣么长

[Gillet/少薇]自动书记人偶与爱(02)

*小说设定,不过也许有些地方采用了动漫的设定

*拉克斯:原著中的角色,在名为舍瓦利耶的孤岛上的“理想乡”中被当成半神崇拜的少女。被薇尔莉特救出后,在C·H邮递公司担任霍金斯的秘书。是个坚强而又温柔的少女,其后亦成为薇尔莉特的第一个茶友。(拷贝自维基百科)

*人物属于原作者,ooc属于我


2

好在乘车工具比较便利,回到莱顿也只花费了两天时间,霍金斯一行人稍微有些疲惫但也能马上恢复过来,比较难办的是薇尔莉特这边。手的问题不说,还多带了一个大活人回来。


是的,基尔伯特大佐“死缠烂打”“死皮赖脸”(霍金斯原话)的“粘着小薇尔莉特回来了。” 虽然被薇尔莉特质疑过能否擅自离开军队,得到的回答是“已经跟上级请过假了所以完全不需要担心,这次的功劳足够我休一个月的假。”

再者两国已签约了和平条约,未来也暂时没了战事,基尔伯特完全不担心会有紧急召唤回去的任务。更多的原因就是...基尔伯特稍稍低头,看着薇尔莉特。想好好补偿她,不管是作为以前自己把她当作武器使用,还是之后隐瞒她自己活着的消息,让她如此的痛苦,自己就算是赔上这辈子,都弥补不完。


邮社里的众人早就都对薇尔莉特口中的“少佐”万分好奇,毕竟可是让薇尔莉特念念不忘的人。看到军官模样的人伴随在薇尔莉特身侧,态度亲昵,都纷纷猜测出那就是“少佐”


“果然是个好男人啊…啊失礼了,我是自动书记人偶,嘉德丽亚” 黑发的成熟事业女性朝男人眨了眨眼,带着妩媚的笑容行了礼。基尔伯特只是微微颔首以示回应。

真是个高傲的男人呢...嘉德丽亚笑咪咪的腹诽着。也不知道小薇尔莉特怎么收服他的心的。

嘉德丽亚早就知道,薇尔莉特是十分深切的爱着她的少佐,而这位少佐望向薇尔莉特的眼神也是满含情谊的。啊,美好的爱情啊,什么时候也能降临到我身上呢...她想着想着就想偏了


拉克斯的话比较多,她连连问了好多问题“你是哪个部队的?”“三十多了吗?”“之前为什么不告诉薇尔莉特你的消息啊?”等等等等,基尔伯特有些很简略地回答了,有些干脆就无视了。拉克斯有些生气,但又不敢造次,不过心里给这个初次见面的薇尔莉特的“少佐”打了个不及格分,同时也有些担心挚友能不能把握住这个看起来很冷漠的男人。


基尔伯特在吵吵嚷嚷的人堆里,突然对霍金斯说道:

“让她跟我回去吧。”

 霎时,整个会议室安静了下来。

霍金斯清了清喉咙道:“不行啊基尔,小薇尔莉特毕竟是我们社的一员哦,作为社长我可不能轻易让一个优秀的员工就这么随随便便地离开。再说了,你得问问小薇尔莉特愿不愿意和你走啊。” 愿不愿意?基尔伯特愣了一下,随即有些自责。他又犯自以为是的老毛病了,薇尔莉特不再是工具,而是有自己意识的人…他自责着,用诚恳的眼神无声询问着薇尔莉特。

突然成为焦点的薇尔莉特沉默着,想了一会儿,便给出了答案

“如果是少佐的话,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会追随您的。但是,”她抬头看着基尔伯特的眼睛,“我不能辜负社长还有这里的所有人对我的帮助之情,而且我也很喜欢代笔这份工作。”她的眼里闪烁着基尔伯特以前从没见过的光芒,“我还不想离开这里,我想继续当,自动书记人偶。”


不知从何时起,自动书记人偶的工作占据她的生活,成为了她的一部分。不仅仅是学习人类社会的知识,她所不能理解的事物,还有她所缺乏的感情。以前的那个她肯定会追随着少佐而去,但是现在,她已经是全新的薇尔莉特,会哭,会笑,会自己思考,不再需要命令也能够活下去。


“对不起,薇尔莉特”基尔伯特抿了抿唇,不想让人瞧见自己内心真实的情绪,“你真的,长大了…”他眼瞳里一直映射的孩子,已经出落成一位十分出色的淑女了


“好了基尔,又不是生离死别,弄得气氛那么沉重干嘛。小薇尔莉特,安心的呆在这里,基尔这家伙不会把你丢下的。”霍金斯用力拍拍基尔伯特的肩膀,打趣道:“还是说你一刻也等不急想把你的小美人抱回家吗?”

 “喂…你说话注意点。”

 霍金斯仰头大笑,基尔伯特有些窘迫,他对薇尔莉特说道:“就在周边处理一些遗留下来的事务,几天就好,马上会回来的。要是有什么急事,让霍金斯联络我就行。”薇尔莉特乖巧地点头,看到霍金斯似乎是有事要与基尔伯特谈,于是转身出门。


她没料到刚出门就被其他的自动书记人偶们叫住。“薇尔莉特,薇尔莉特,来这边一下。”薇尔莉特看着鬼鬼祟祟躲在门旁边的一行人,疑惑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拉克斯是最先忍不住的那个,她一把拉过薇尔莉特,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道:“薇尔莉特,你就真的那么喜欢那个什么少佐吗?”

薇尔莉特站好,拍了拍刚才被她扯出来的褶皱,认真的说道:“我可以为了少佐付出一切,包括生命。”她停了停,反问道,“这就是’喜欢’吗?” 

嘉德丽亚在一旁说道:“是哦,这就是喜欢哦。薇尔莉特你,可以说是爱着那位呢。”


“爱?虽然能稍稍理解一些了,但我还是不知道,我是怎么爱着少佐的?” 


嘉德丽亚有些头疼,她知道薇尔莉特是感情迟钝的。虽然能写出细腻的情书,能写出治愈的信件,但她对自己的事都不是很上心。


“爱啊,就是你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但是很多士兵也愿意为少佐付出生命啊”


 “这不一样,薇尔莉特。因为爱是互相的,而且付出生命…不是那么简单的意思” 嘉德丽亚现在可以说是非常头疼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充当人生导师这个角色。


“那些士兵是因为保卫国家,所以听从你的少佐的指挥,愿意为他赴死,但那是忠诚,是爱国之情;你愿意为他赴生死,不是因为保卫国家,而是如果有任何人威胁到了他的生命,你就会不顾一切去保护他,这就是爱情。”


“我还是...不明白”薇尔莉特睁大着双眼,努力去消化嘉德丽亚的意思。


嘉德丽亚叹气,放弃般的说道:“不讨论这件事了。总而言之,我们只是想提醒你,不要被男人的花言巧语骗去了真心,要适当的考核他们。”薇尔莉特没说话,只是眼神中表达了“完全不能理解你在说什么”的意思。


“就…薇尔莉特,你作为女孩子,要矜持,不要被那个少佐三言两语就动摇你自己的立场哦。”被如此郑重的劝告,甚至可以说是被以托孤一般的语气嘱咐了。薇尔莉特虽然完全不知道她们在紧张着什么,但她觉得她们说的都是发自内心关心她的话语。


她微笑着,说道:“谢谢你们,我知道了。”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懒汉全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