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这辈子都不会有产粮高峰期......
杂食生物
微博:@懒汉全席_妮妮的下睫毛辣么长

[Gillet/少薇]自动书记人偶与爱(01)

看了原作和动画,感觉非常的悲伤,非常需要糖来安慰

发现tag里的粮并不是很多,所以还是决定自己产粮自给自足吧orz

*接小说剧情

*不定期更新,毕竟最近学业略微紧张


1

“薇尔莉特,我爱你”


男人紧紧的抱住少女,像是对待一件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样,小心翼翼又难掩激动之情,即使两个人是坐在尘埃与喧嚣声里,周围的动静都没能打扰到尚未平复心情的二人。

薇尔莉特伸出残破的手臂,用身体紧紧的贴住基尔伯特,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洇湿了基尔伯特的军装。


基尔伯特抱起她,下了火车,温柔地擦掉她的泪水,说道:“薇尔莉特,我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一会儿再来见你,好吗?”

薇尔莉特睁大双眼,用仅剩的一只手猛地抓住他的衣摆:“少佐!您…您会回来的对吧!这不是我在做梦对吧!”

基尔伯特心头一抽,是阵闷闷的痛,他低声回答道:“不….再也不会了,我发誓,不会再离开你的。” 他低头直视少女不信任的眼神,心头的痛越发明显。“薇尔莉特,相信我” 虽然我的欺骗让你没办法再像从前那样一无保留的相信我,这也是我一生里犯的最大的过错。霍金斯,你说的没错,即使没酿成不可挽回的大错前,我也已经十分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了。


薇尔莉特放开了紧抓着衣摆的手。基尔伯特松了一口气,把她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低声嘱咐她不要乱跑后就急忙往忙碌的军人们那边赶去。薇尔莉特像是觉得有些冷一样,用手环住自己。她的眼神一直盯着基尔伯特的背影,直到基尔伯特消失在人群里。

她突然站起来,似乎是想找到一个能看到他的位置,但又想起基尔伯特的“命令”,于是又乖乖坐下。虽然她的神情是平静的,毫无波澜的,但她时不时换着交叉着双脚,以及稍微有些左右摇摆的身子暴露出了她内心的焦急。


然而最先回来的不是基尔伯特,而是霍金斯。“社长?您为什么会在这里?”薇尔莉特十分不解的询问道,霍金斯懊恼又释然地摆手:“当然是听说你上了这趟危险的列车后急忙赶过来救你啊小薇尔莉特,怎么样,有伤到哪里吗?”

薇尔莉特垂头看了眼自己的义肢,回答道:“并无大碍,只是手在争斗中被破坏了。” 

“啊?!这么严重吗?我看看我看看” 霍金斯紧张的掀开她残破的衣袖,看到几乎报废的义肢,叹了一口气

“唉,估计维修要花不少的钱…不过你人没事就好,手臂我会找人帮你修的,说起来…”他停顿了一下,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你见到…基尔伯特了吗?”


没有想象中特别激烈的情绪波动,薇尔莉特平静的,甚至可以说是冷静的回答道:“见到了,少佐还是和以前一样,只是神态稍显疲倦。” 

“啊…这样啊…”霍金斯稍微为友人松了一口气,这小子,还可以嘛,没让小薇尔莉特爆发

“我先带你跟别的社员汇合吧,等下我们…” “少佐要我在这里等他。” 薇尔莉特突兀地打断了霍金斯的话,甚至语气里稍微有些着急:“霍金斯社长,我想在这里等他。” 霍金斯挠了挠头,又叹了口气,基尔伯特这家伙,还是让小薇尔莉特的安全感受到了重创啊。

“行吧,那你在这等吧,别乱跑,待会儿我们走时我再来叫你。”

 “谢谢社长。”薇尔莉特朝社长微微举了一躬,便又坐回了原位望着远方的军人们。霍金斯看着她略微萧瑟的背影,抿抿唇走开了。


过了两个多小时,人们在军队的帮助下终于把狼狈的现状收拾整齐了,邮设的人也都准备离开。霍金斯回转过来,看到薇尔莉特背影旁边,多了另一个他熟悉的背影。


他准备迈开的脚收了回来,躲到了墙后面,决定再给他们一会儿时间


霍金斯看着两人靠在一起的背影,轻轻吸了一下鼻子



多好啊,他想到,那个孤独的孩子终于等来了她一直在等的人



评论 ( 2 )
热度 ( 42 )

© 懒汉全席 | Powered by LOFTER